魚尾峰的八年之約

2012年11月22日 尼泊爾健行-安娜普納基地營 ⁄ 共 2150字 ⁄ 字體 暫無留言 ⁄ 閱讀 4,786 views 次

魚尾峰日出
(魚尾峰的日出)

每個人旅行回憶的深處,都會有一個故事不斷的醞釀,

在不斷遺忘的細節裡,只有故事的主體仍然頑強的抵抗著,

這也是為什麼Fish會在八年後,又重走安娜普納基地營路線,

其實,這趟是來還願的。



故事發生在

2004年的10月下旬,Fish第一次的長途旅行,三個月的旅行,一路從四川—>西藏—>新疆—>尼泊爾—>印度。

而當時正走到尼泊爾,來到了安娜普納基地營健行,

那天已經是健行第七天,海拔也來到3700公尺,

明天就要上去此行的最高點-安娜普納基地營,

今晚住宿的地點是魚尾峰基地營的MachhaPuchhre Guest House

抵達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傍晚時分了,

那晚,天氣很冷,客人們窩在大廳之中取暖,

除了另外兩個客人之外,還有一個阿伯是運菜上來的挑夫,今天吃到的蔬菜,就有來至阿伯的辛勞。

 

在簡單的用餐過後,

民宿老闆來到飯廳與大家聊天,

老闆聽說我們是台灣來的,

一直很開心的跟我們講著一些事情,

但是老闆的英文有腔調,而且一開始就跳到無法理解的段落,

導致從頭到尾都不能了解老闆想跟我們說的話,

只是一直說台灣如何如何,還比出雙手握拳打鬥的姿勢,

最後,老闆實在受不了,跑走了,

但隔了幾分鐘又回來,

拿了一本薄薄的相簿翻呀翻的,翻到一張老闆年輕時候,穿著空手道服黑帶的照片,

老闆指著照片,講出了一句”TAEKWONDO ”

真該死,還是聽不懂老闆想說什麼…

 

但是卻被老闆的相簿所吸引,

那本薄薄的相簿可能只有十幾張相片,卻是老闆從小時候到目前的照片,

年輕時的獨照、跟家人的合照、跟好朋友的合照、跟客人的合照,每一張的都是珍貴無比的照片,

照片中也看到當時的基地營山屋是盤腿坐在地上吃飯,後面則簡陋的茅草土牆,如今已經變成石頭的牆,而飯廳也和山下的民宿相差無幾。

於是,跟老闆聊起他的生活了,
老闆說:他是繼承家業,來到這個3700公尺的旅館當起了主人,而一待就是二十年。

問老闆,在山上不苦悶嗎?
老闆說:在不能爬山的季節,他會下山去,一直到隔年春暖花開之後再度上來。

這個地方只有那麼一家旅館,如果沒有這幾個客人,今天晚上,他就是一個人過了。

但是少了這個中繼點,所有的健行者必須從最後一個停留點Deurali(3200公尺)直上安娜普納基地營(4130公尺),這1000公尺的上升之間將沒有任何休息點。

“我們笑說,老闆在這兒二十年,看盡多少上山人們的改變,而每個經過這兒的人,都會上來尋求一杯熱茶的慰藉,老闆就像是守護神,守護著每一個經過的登山者。”

隔天,告別了民宿主人,繼續往安娜普納基地營上去,一路順利,直到行程結束。

 

而那本薄薄的相簿卻始終烙印在腦海裡,
一個人,怎麼能夠孤寂的在山上度過20個年頭,
一個人,怎麼能夠用一本薄薄的相簿就代表一生的回憶,

如果能夠再回到這兒,我一定會帶著拍立得,幫老闆拍張照片,放進他的相簿裡,
而這正是Fish帶著拍立得旅行最原始的初衷。

 

補充:後來,到了山下,才知道,原來民宿主人一直在講的事情,就是04年台灣選手陳詩欣在奧運獲得了跆拳道金牌。
而老闆學的也不是空手道是跆拳道,”TAEKWONDO”正是跆拳道的發音,所以老闆才會對台灣產生興趣。


 

如今,8年後,

Fish藉著機會再度前往安娜普納基地營健行,此次又來到魚尾峰基地營,

Fish一直很擔心,老闆有沒有可能已經換人,或者出現了任何的變化,

嚮導說魚尾峰基地營有五間民宿,

但記憶中,依稀記得投宿的是魚尾峰唯一的一間民宿啊?

原來,在最近這些年,這兒陸續開了四間新的旅館,形成了新的群聚現象,只剩原本的那間民宿孤拎拎的在舊地點守候著登山的人,

尼泊爾魚尾峰-八年之約
魚尾峰下四間新開的旅館,就在舊旅館的後方不遠處。

 

尼泊爾魚尾峰-八年之約
新旅館形成的群聚現象,吸走了大部分過路的客人。

 

尼泊爾魚尾峰-八年之約
原本的Guest House仍舊守護在隘口,等待著登山者。

 

當我們抵達的時候,其實分不出誰是老闆,畢竟一面之緣的記憶都已不再可靠,

只有透過嚮導幫我們找到目前的管理者,當時他正在房間內打掃,

我們詢問他:8年前是不是就已經在管理這間旅館了。
管理者說:我已經在這裡27年了。

可是也許旅館有其他的經營者,會不會Fish 八年前的那晚是另外的經營者呢?
我們必須再尋找一個交叉比對的重點。

突然靈光一閃,對!就是跆拳道

我們又問:是不是老闆有練過跆拳道。
管理者說:很久以前有練過,但已經很久沒練習了。

賓果!就是老闆無誤。

尼泊爾魚尾峰-八年之約
老闆把照片拿出來分享給大家觀看,
相簿已不復存在,所以老闆把照片都黏貼在櫥窗上,很多照片都有十幾年以上的歷史,
但是看的出,這幾年的照片沒有增加,也許是旅行者逐漸使用數位相機的關係。

老闆說,他在這兒已經27年了,更早之前是在上面的地方,但因為危險的關係,他父親把旅館搬到現址,
在旅館周遭,我們也有看到一兩個類似員工的人在幫忙,看來老闆不用再一個人打理這間旅館。

我們想跟老闆多聊聊,但無奈時間有限,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下山的路,

匆忙間,我們將拍立得輸出機Pivi-mp300,接上了拍好照片的GX1,為了這一刻,我們還刻意把相機電池多帶了一組備份,就怕電力不足導致無法列印。

順利輸出後,我們請求將照片放到老闆的收集裡。
老闆答應我們,表示沒有問題。


告別老闆,我們繼續下山的路程,

途中,不禁想起,

人生終於也走到需要緬懷的時候了,

下一個八年後又是換誰來到呢?

尼泊爾魚尾峰-八年之約

Namaste

Fish from Taiwan

2012 Nov 17

魚尾峰日出

Facebook留言板

給我留言

留言無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