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吉克人物側寫

2010年09月19日 2.走絲路-從亞洲到歐洲 ⁄ 共 2441字 ⁄ 字體 留言 2 條 ⁄ 閱讀 4,967 views 次

在前往帕米爾的路上,沿途我們看見許多小孩子,從三歲到十歲的都有,有的才剛學會走路沒多久,就已經跟著爸媽哥姊拿著小木棍,在路上有模有樣的趕著牛羊;有個十歲左右的小弟弟,在傍晚的時候扛著撿來的大樹幹跟撿拾的乾材,要帶回家燒材火;還有一些孩子會站在路邊,拿著採來的果子跟蔬菜,對著來往的車輛揮手販售。

這些孩子年紀都很小,環境的因素使得他們都很懂事成熟,從小就開始幫忙分擔家計。但難能可貴的是,生活在這些偏遠山區及高原的孩子們,雖然生活環境艱困物資較為貧乏,他們的眼中依然存在著善良、純真與熱情。

 

人物一:一心嚮往中國的-阿哈馬德

在首都杜尚別(Dushenbe)停留的時候,我們遇見了一個會講中文的年輕人。

阿哈馬德今年22歲,還在大學念中文,不上課的時候開計程車,遇見他的時候是在速食店時我們正在研究塔吉克的速食店的菜單時,他突然在後方以流利的中文跟我們打招呼。

他在幾年前十幾歲的時候就到俄羅斯打工,當建築工人,晚上還兼職開計程車。後來回到塔吉克繼續念書,因為喜歡中國所以選讀了中文,最近也曾替中國與塔吉克的鋪路工程人員作過翻譯。他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極為稱羨,今年七月也獲得機會可以到中國念書跟工作。

他提到在以前塔吉克人民很窮很窮,現在,好一些了!不過還是中國好阿!

他一心一意地嚮往到中國發展,他說今年七月他有機會在去中國一趟,他希望可以中國姑娘結婚, 不想回來了!

 

人物二:帕米爾的導遊 Saidali

原計畫在帕米爾的Khorog接洽一家協助當地發展觀光的組織,想詢問相關的旅遊資訊,但沒想到抵達之後,才發現該組織在當地已經沒設點了,僅剩下在首都杜尚別才有辦公室。這讓我們的住宿與旅遊規劃遇到ㄧ些小阻礙。所幸輾轉透過介紹,遇見了這為當地導遊。

Saidali今年32歲,已經有兩個小孩了。在鎮上,隨便找店家借電話時,老闆一看到就知道,老闆說:Saidali在這地方很有名,他經營他的旅遊事業。

Saidali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他說他的英文都是自修的,還有跟客人學的。
他最近才開始經營他自己的旅遊事業,之前應該是在某旅行社上班。他已經有很多客人,而且客人都對他非常好,像是瑞士的客人回國後還寄給他一雙登山鞋、還有一位送他一台筆記型電腦,一位前不久才來快一個月的日本老先生還送給他一台相機。

他招呼客人的時候還蠻用心的,會關心你吃的飽不飽、有沒有睡好?對於你的提問,也會用心回答。當然他對於中文很好奇,直問我中文有沒有字母?(像英文有26個字母)、有五個母音之類的,一時之間我還真不曉得該如何有系統地介紹中文的發音及結構是如何組成哩!

最後一天離開前的時候,我們一起吃了晚餐。因中亞地區的人們每餐都會喝茶,所以我們拿出幾包台灣阿里山的高山茶請他一起分享,他直說他要拿去給他媽媽喝看看,然後自己先拆開一包,不過只泡了一杯,剛喝的時候直說很不錯,不過過一會,他告訴我們這茶太濃烈了,他開始頭昏跟心悸了(因為他不喝咖啡)。對於我們這些已經被濃茶跟咖啡因荼毒習慣的人來說,還真難體會喝茶包沖泡茶會心悸的感覺哩!

 

人物三:來自帕米爾的司機- Nekyus

Nekyus今年29歲,我們在帕米爾的Khorog遇見他,他是載我們回杜尚別的司機。

Nek很愛拍照,會一邊開車一邊往窗外看景,因為語言不通,所以他不時的還會停下來用手勢溝通,告訴我們哪邊可以拍照。

Nek會說帕米爾話、塔吉克話、俄語、一點點的英文跟中文。我們好奇的用英文跟中文外加比手畫腳的方式問他是怎麼會說中文的?原來Nek在他18歲的時候去過俄羅斯的中國餐館打過兩年工,因為主廚是中國人,所以他會說一些簡單的中文,如:"你好、吃飯、謝謝、沒關係",還有"他是笨蛋"、"警察,不好"之類的話。

那天經過了17~18小時的車程,回到杜尚別已經是凌晨三點半,他邀請我們到他家裡先住一晚,他把他的房間讓給我們幾個睡,他自個兒則到廚房去打地鋪去了。隔天起床是九點,他也不過才睡四個多小時就起來,還忙進忙出的張羅早餐請我們吃。

吃完早餐,Nek從櫃子裡拿出他多年來的照片,有當年他在俄羅斯打工時清瘦的模樣,直到近期念大學時開始越來越胖的照片。

Nek說:Eat… too much!

Nek後來再回到塔吉克繼續念大學,主修的是電子工程。我們問他今年幾歲,他說他是1981年的,今年29歲,但他指了指他的禿頭,說朋友常跟他開玩笑說他看起來像1975年的。

因為一路上我們看見他經常向路旁的小朋友買東西、或向路旁需要幫忙的人伸出援手,所以我們跟他說:他是個好人。只見老實又善良的Nek應該是聽懂了,靦腆的笑著。

用過早餐、稍事休息後,Nek開車送我們回飯店,我們問他是否願意在明天送我們到邊境?Nek用塔吉克話加上比手畫腳的方式表示他的車太耗油了,而且車子剛跑完長途需要休息,他打了電話問他另一個會說英文的朋友,了解我們的目的地,且還幫我們問大概需要多少錢是合理的。我們請他幫我們跟他朋友約好隔天八點來接我們,Nek真是又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次日上午八點不到,Nek就來到房門外頭敲門了。他也是在塔吉克唯一的一位司機--- 跟我們約好下次接送,且沒有放我們鴿子的人。不僅準時、甚至還提前到達!

Nek把我們送上了朋友的車,確認我們都沒問題後,跟我們揮手道別,因為他是搭這台車來的,所以我們搭上車開走之後,Nek只能步行或搭車回去。但他似乎不以為意,也沒要請我們先送他回去的意思。

在前往邊境的路上,司機先生的手機響起,他把手機拿給我,說是Nek打來的,要問我們一切是否還好?不會英文的Nek只會用:OK? Good? 問候,但我重複著Good, Good, Thank you!!~ 來強力表達我們對他如此熱心協助的感謝之意。

 

旅途中,總還是會遇見許多好心的人,一句簡單的"Do you need help?"、一個微笑、幾句閒聊、或者一句"Welcome to my country!" 都能讓人感受到這些國家的人民,對這些我們這些外來客的善意。尤其在一些相對較低度觀光開發的國家,這些善意的釋出似乎總是特別真誠與發自內心。

Facebook留言板

目前有 2 條留言    訪客:1 條, 板主:1 條

  1. Jerry 2010年09月27日  @回覆  Δ1樓 回覆

    感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給我留言

留言無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