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了!~土庫曼簽證之羅生門

2010年06月25日 2.走絲路-從亞洲到歐洲 ⁄ 共 3421字 ⁄ 字體 留言 1 條 ⁄ 閱讀 6,835 views 次

--> 這張看似不起眼的白紙,牽繫著多少旅人的夢想與期盼,多少人為它一日又一日的來到同樣的地方,等待又落空、落空再等待。而無情的後門鐵窗,分隔著這牆裡牆外。

牆外的無奈,牆裡的人可會明白?

其實,土庫曼駐烏茲別克塔什干的領事館是個幌子!

我開始懷疑在豪華的白色大宅院之內,真的有人在辦公嗎?
不然一個簡單的過境簽證,為什麼就有這麼多的問題跟狀況在刁難著旅人呢?

先來說說有多難吧!

 

土庫曼過境簽證第一難:斷簡殘篇,蒐羅匪易

話說,原本背包客旅遊聖經的資料說土庫曼領事館的辦公時間是週一到週五的上午11點到下午1點,且建議在開館前兩小時前去排隊即可。但由於第一小時只受理烏茲別克人的申請,其餘外國人只能分到第二小時,而且常常還沒到一點就突然會停止辦公,說大使要下班了。所以通常如果你沒能擠進外國人登記的前二十名,你根本沒任何希望可以踏進領事館。

後來我們得到一份更新資料說領事館已經搬了家,辦公時間已經縮短為週一到週四,但建議去排隊登記的時間已經由原本的兩小時前,改為六小時前,也就是清晨五點。不過似乎送件跟領件都得經歷同樣的排隊等候流程。就算你終於順利排除萬難送件完成,想取得過境簽證你得等上至少十天左右,其中你還可能會遇到領事館突然不辦公、後門警察收錢替別人率先登記的風險,不願意付錢給警察賺外快的你根本擠不進前二十名。

這樣的情況可真讓我們膽戰心驚,在辦理之前隱約已經感到這將是一場難打的硬仗!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情況的確令我們一整個傻眼!

 

抵達塔什干那天是週四的上午,我們行李都還沒送到旅館就搭車直奔伊朗領事館。因為我們知道想要取得土庫曼的過境簽證,最好能提出伊朗簽證作為強而有力的過境證明,而伊朗領事館也只辦公到週四。不會說英文的司機阿伯帶著我們繞了一大圈的塔什干,悶熱的沙漠型氣候讓我們滿頭大汗,心裡直擔心快超到十二點了,萬一來不及到領事館我們可得再等三天到下週一才能送件呀!~這樣土庫曼的簽證又得被延遲三天。

快到中午這兒的沙漠型氣候已經開始發威,整個風都是熱的,烈日曬到身上像火燒一般,好不容易阿伯繞了快一小時,終於找到伊朗領事館。由於我們事前已經在線上作好了e-visa的申請並已取得核准,想說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但在沒拿到簽證之前,我的心情還是永遠都是緊張的。承辦人員找出資料表示我們需要面談,等面談官回來後他提醒伊朗的宗教民情如不准喝酒等等,再詢問幾個一般性面試的問題(職業、旅行目的、旅行方式、是否有下一個國家的簽證等等)後,我們順利的通過面談,只是還需要繳交伊朗對女性規定的”特殊規格”的大頭照,也就是需要帶上頭巾。他說週一順利補上新照片後應該就沒問題了。

週一九點先飛奔到伊朗領事館送照片後,我們先到了土庫曼領事館探探情況。

上午九點半,領事館後門已經有許多人在等候,傳聞中等候登記的破破的那張紙也躺在警衛室的小石頭下,但已經登記到第四十一號了!我想今天應該是不可能送件,所以瞄了一眼名單就先走了,想說明天清晨就按照土庫曼簽證攻略所說的早上五點就來登記,這樣應該不致於擠不近前二十名吧!

 

第二難:郭公夏五,疑信相參;巷議街談,事多不實

週二清晨四點我們就起床了,還不到五點我們站在空無一人的後門警衛室,沒看到可以填寫的A4白紙、往黑色玻璃探探發現一名值班警察在睡覺。等了十分鐘他終於被無線電吵醒,用著烏茲別克話比手畫腳的說今天休館,而且隔天也休館,接著繼續用同樣的方式外加畫圖,跟我們說他週四剛好有值班,可以幫我們登記,因為他值夜班,但一個人要收美金十五元,我問他可以便宜點嗎?他臉一沉說不行,由於我們無法立即確定我們是否還願意、且有時間繼續等待送件辦理簽證,所以跟警察說我有需要再打電話給他,但他開始不放我走的死纏,且一再的重複著"familia, familia…" 要我把姓名給他,今天沒帶錢沒關係,可以週四再給他。他盧了很久,我好不容易跟他要電話說我要回去跟朋友再討論,他堅持抄下了我跟魚大的姓氏、且得到我說我會再打給他的確認後才肯放我走,老實說進了中亞之後在塔吉克知道中亞警察會找麻煩索賄之後,每每在路上看到我都快速通過、敬而遠之,深怕被找碴。所以還好順利脫身。

下午我們不甘心的在詢問其他人的說法,得到的答案分別是:

前門警察:本週二三四都不開館,要到下週一
後門沒警察但鐵門裡頭有一位工友:只有今天(週二)沒開館,但週三有開館
前門懂一點英文,應該是內部工作人員但問他有開嗎沒開嗎都直說Yes的Yes man:只有週二沒開館,週三跟周四都有開館,請明天早上十一點開館後再來。

(PS.在此所謂的 他們”說”,其實說的都是當地話,我們則是用行事曆、英文外加比手畫腳以及圖型OX輔助溝通。從得到不同的答案看來,我們想問的應該沒有得到他們的理解,所以答案也就各式各樣了)

不過下午有張登記的紙躺在警衛室的窗口外,上頭寫了幾個名字,我們還是先寫上了我們的名字,或許這張紙是會保留到明天的(?!)

我們決定先回去開會,同時魚大必須繼續苦思其他解決方案,最後我們達成共識,決定明天還是先來看看再說。

 

第三難:重以改隸之際,兵馬倥傯,檔案俱失

呼~禮拜三了,與土庫曼簽證奮戰的第三天。

一樣的清晨五點,依然沒有其他人,連邊值班邊睡覺的警察也沒看見,不過警衛室躺著一張白紙,走進一看果然是昨天我們登記的那張紙,上頭還有我們的名字。因不確定那張白紙是否會被撤換,所以我們等了一會兒,後來決定還是先回旅館休息,因為既然我們無法在此持續守候那張白紙到11點,5點走跟7點走結果理應相同。

上午10點半,我們再度回到了土庫曼領事館,心中忐忑的走到警衛室,想看看躺在那裡的那張白紙是否依然是早上五點那張…。竟然,被換掉了~嗚嗚嗚!是誰?!!!  啾境是誰!!!~我仔細觀察名單中登記第一個到第七個的字跡是來同一人,我想,應該是換班之後的警察把紙換掉,然後寫上了有付錢給他的"客戶"姓名,字跡不同的開始是排名第八名日本來的Suzuki。咦!~這名字我禮拜一的時候好像就有看過了,而且當時他的排名還應該有前十名以內,難到那天他也沒辦到嗎?

快11點的時候,有兩個日本人來了,我們向前與他們攀談,得知他就是suzuki桑,和他一起的還有清秀鬍子男-魯賓遜。

suzuki桑說週一他沒辦成,因為基於"無法得知"的理由,領事館說不辦公了。

週三的時候,也就是今天,我們又再度相遇,彼此交換我們得知的情報。Suzuki桑在警衛室跟警察比手畫腳的詢問著,看來不太樂觀。我則打電話請旅館櫃台用當地話協助詢問,以確認警察想告訴我們的話到底是啥。透過旅館櫃台翻譯,他說值班的警察說今天不辦公。我問那明天呢?警察說:maybe… maybe not…。

Suzuki桑他們的簽證到七月九日,但我們的只到六月二十九日,我們只剩下13天,其中只有八個工作天,這還沒扣掉領事館可能突然宣稱不辦公的天數、還有需要排隊兩次才有機會送件跟取件、以及十天才能發下來的土庫曼過境簽證。我們跟Suzuki桑討論著這麼多天沒開,明天即使一開可能光受理當地人的申請就不夠了(一天只對外辦公兩小時),我們思索著這過境簽證的可行性,幾番思量之後,我想應該是要放棄了。

我們跟Suzuki桑跟魯賓遜聊著對土庫曼領事館的無奈,彼此抱怨著這領事館幾乎這週都沒在辦公嘛!~他倆也只能苦笑,同我們一樣,落寞的離開了。

離去前看見旁邊有個日本版的瀟灑哥,穿著短褲拖鞋一頭長髮胡亂的披散在肩上,我記得他週一的時候也出現在這過,我走向前去告知他我剛剛得知的消息,他依然坐在地上似乎還想再撐一下碰碰運氣,我們與他道別,決定直驅機場買機票離開首都,因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繼續跟領事館耗下去,因為如果週四再沒開,再下一次的開館日就是四天後了。

唉唉唉!~這是土庫曼版的「戲鳳」嗎?
「我們家大使不在家,今天不給辦簽證」

我想守候多天的所有烏茲別克人跟外國旅人的共同心聲是:
「別以為我們外國人,好欺人~!」

難道,我們就這麼帥氣的不辦擺爛了?放心,達人當然是有備案滴…

拜近日歐元貶值之賜,我們買到了相對便宜的機票直飛伊朗。而行政流程嚴重需要檢討改進的土庫曼政府與外交領事館,看來目前並不在意、也還不歡迎觀光客前往,所以才會一整個禮拜都不辦公,讓這些急需過境簽證的旅客,多日守候卻仍被拒於他的大門之外。

所以我們也不急著現在去,世界很大,還有更多的地方還沒去咧!~

不過,究竟週四那天的領事館有沒有開呢? …maybe…, maybe not…。
這真相大概只有suzuki桑跟瀟灑哥才會知道了…。

Facebook留言板

目前有 1 條留言    訪客:1 條, 板主:0 條

  1. 皮皮主人 2010年07月02日  @回覆  Δ1樓 回覆

    水啦~~我喜歡魚大這樣的魄力!!
    更喜歡秋天說的:世界很大,還有更多的地方還沒去咧!~
    加油喔!
    我相信天下無難事~只怕台灣人~~哈哈!
    .-= 皮皮主人´s last blog ..行山涉水種樹去 =-.

給我留言

留言無頭像?